新华网首页时政国际财经高层理论论坛思客信息化房产军事港澳台湾 图片视频娱乐时尚 体育 汽车科技食品
五一劳动节来临之际,新华网专访石家庄铁道大学国防交通研究所总工程师张耀辉,听他揭秘“世界首台两孔连做节段拼装造桥机”是怎样炼成的。
精彩观点
张耀辉
1
张耀辉

攻坚克难,世界首台两孔连做节段拼装造桥机诞生

攻坚克难,世界首台两孔连做节段拼装造桥机诞生
攻坚克难,世界首台两孔连做节段拼装造桥机诞生
造桥机是用来架设节段拼装桥梁的一种大型装备,最大的技术难度是要适应复杂多样的施工条件,要在结构形式、操作步骤、安全性设置上做技术攻关。以前设计的造桥机一次只能造一孔桥,而这次建设的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工程,由于任务重、工期紧、墩高风大、梁体吨位高等因素,我们创新采用了一次性过孔建造两孔梁的独特方案,在设计、施工领域创下多项国内第一,这对工程的按期完成有很大意义。
从最初设计到成功应用,我们团队花了一年的时间。团队20多人加班加点、攻坚克难,在刘嘉武、王海林、陈晓明、鲍林栋等老前辈的带领下,与徐光兴、陈士通、孙志星等骨干成员团结协作、坚持不懈,终于完成了这个超高难度、世界首台两孔连做节段拼装造桥机。
1
张耀辉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没有我们去不了的地方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没有我们去不了的地方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没有我们去不了的地方
我们所研发的大型装备,往往都需要在厂内或现场进行实验。尤其是在施工现场做实验时,测试人员站在几十米高的桥上,安全风险较大。比如在红柳河特大桥施工时,造桥机离地足有六十多米高,那个地方是大风区且昼夜温差大,这就要求我们在设计时,将大风、高温、高空等因素进行充分考虑,提高装备的安全可靠性。
有一次,我们正在深圳做实验,东北有个工程任务急需有人过去支援,我们就穿着短袖从三十几度的深圳飞到了傍晚只有几度的铁岭,晚上被冻得实在没办法了,才去超市买了羽绒服。这就是我们常态的工作节奏,由于工程需要,有时需要在几个地方来回跑。
1
张耀辉

全情投入,以创新和奉献诠释科研精神

全情投入,以创新和奉献诠释科研精神
全情投入,以创新和奉献诠释科研精神
记得我们在研究开发SSJ900整机过隧架桥机时,接到任务后,刘嘉武老师带领我们团队开始刻苦攻关、集思广益。那时候,他吃着饭都在考虑方案,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在思考。这里有个小插曲,有天晚上,他做梦时灵光一闪,真的想出了一个“利用独柱伸缩腿”的可折叠起重桁车方案把问题解决了。他跟我们说:“这个方案是我做梦做出来的?!蹦鞘焙虼蠹夷宰永镏挥幸桓鱿敕?,那就是“我承担的这项工作,如何才能更好地完成”。
我认为,作为一名优秀的科技工作者,就应该要吃苦耐劳、有创新精神和奉献精神。一味拿别人的东西重复模仿、生产,注定不能长久。多年来,石家庄铁道大学国防交通研究所正是凭借这种精神,研发了很多国内、国际首创的产品。
1
张耀辉

驰骋的高铁托起中国梦

驰骋的高铁托起中国梦
驰骋的高铁托起中国梦
2004年以来,我们已经研发了六个系列的大型高铁架桥机施工装备,这六个系列的高铁架桥机在国内都是首创的,多次获得省科技进步奖。尤其是今年来,一个由我们研制的SLG900流动式架桥机的作业视频在网上热传。一些外国人不明白中国的高铁是怎么架设的,看了这个视频,他们才了解,“原来中国的高铁是这么架的,怪不得高铁发展得这么快”。
如今,我们想围绕高铁行业,再多研究出一些大型的、高端的、智能的装备,争取在国内国际上打出一些名堂来,也为国家的基础建设发展作出贡献。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725| 395| 369| 954| 199| 339| 209| 357| 839| 726|